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
我有无敌舰队

第430章 战争和平的反差

  好看的人一秒记住本站《www.zgczfm.com 奇奇小说》更新最快最全的网站!

   攻占忻州后,雷刚率领的大军并未多做停留,休整一夜后,便又踏上了北伐之旅,大军沿滹沱河河谷平原继续向原平县挺进。

   因为忻州的位置非常重要,所以雷刚特地在忻州驻扎一个团,用来防御郑军的反攻。

   大军离开一日后,忻州陷落的消息也抵达了太原,太原刺史郭扬得知这个消息后,整个人是又气又怒、青筋暴跳,气的是王新竟然敢挑衅郑国,怒的是忻州守军,居然连一天都没有守住就陷落了。

   虽然嘴里骂着、心里怒着,但郭扬也不是个鲁莽之人,对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拿下忻州,那出动的兵力肯定不会少。

   在得知消息的那刻,郭扬就像泉阳的李谷求援了。

   斥候快马加鞭连夜赶路,在第二天夜晚就将消息送达了泉阳,斥候刚进入军营,就被军营中如临大敌的气氛给深深的震慑住了。

   军营中红缨飘舞,每个士卒都是一身绒装,擦拭着手中兵刃,斥候见状不禁猜到,难道李将军已经得到了忻州沦陷的情报?

   一路朝着中军大帐走,所见所及都是大战前的准备。

   中军大帐内,李谷身着黑色铠甲高居帅位,彤彤有神的双眸望着账内两侧将领,但众将领皆一言不发、不苟一笑,这让得在场的将领感到紧张和沉重。

   过了好一会时间,大帐中依旧没有人说话,他们仿佛在等待着什么,所以才无人出言。

   “报!”

   就在这时,帐外传来一道急报声,众将领听到声音,顿时都有些小小的激动,但眸中更多的却是杀意,杀意凝聚而起,犹如实质。

   李谷眼神冰冷,嘴角带起一丝邪异的笑容,他对着账外轻喝一声道,“进来!”

   话音落下,从太原连夜赶来的斥候掀开帐帘,小心翼翼的走到大帐中央,感受着大帐中的肃杀,他脚跟一软,直接单膝跪地作辑禀报道,“禀大将军……”

   话语说到一半,就被一旁的冯臣给打断了,“快说,是不是鹿泉的王新军队有了异动?”

   听到冯臣的问话,斥候心中不禁想道,大将军果然知道了,随后他立刻开口道,“回禀大将军,王新军队已经攻下了忻州,这是郭刺史给您的求援信。”

   听到斥候的话,大帐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忻州陷落?

   就在所有人愣神中,大帐外再次传来了一声急报,“报!”

   中军帐帘掀开,一名身着黑色锁子甲的斥候迈步而进,进帐后就立刻拱手报道,“禀大将军,鹿泉的王新军队集结,就只是在孤山一带徘徊,并没有前进的意思。”

   李谷等将领听到这话后,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单膝跪地,从太原而来的斥候,眼神中错愕与惊讶不止,更多的却是不明所以,忻州陷落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 在弄清楚前因后果后,大帐中直接就炸开了锅,冯臣语气冰冷的开口说道,“大将军,我们可能上当了,那雷刚让一部分兵马在鹿泉城外晃荡,吸引我们的注意力,自己则带着兵马突袭了忻州。”

   冯臣的话语一出,立刻就有将领说道,“冯臣将军此言有理,大将军,当务之急是尽快出兵忻州,忻州位置十分重要,我们必须要将它夺回来,不然忻州以北的城池就危险,若雁门关也失守,那事情就真的危急了。”

   “大将军,这是个局,若是我们现在出兵忻州,那鹿泉的王新军队就有可能来反攻泉阳,竟然王新占领了忻州,那我们不妨直接出兵鹿泉,如此一来,到时忻州兵马必定回援,只要他们敢回援,我们就在他们回援路上设伏,直接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   有人不同意道,“不妥,若是忻州的王新兵马不回援,那这一切不就都是空谈。”

   刚才那位将领阴冷的说道,“不回援我们就直接打到冀州去,我倒要看是他们疼还是我们疼。”

   “若是他们南下太原呢?我们可以一路打到冀州,他们就不能一路打到太原,甚至是晋州。”

   “咳咳……”

   李谷咳嗽两声,打断了众将领的争执,这都是什么鬼主意?没有一个靠谱点的。

   想了想,李谷开口说道,“竟然忻州都已经陷落了,那五台应该也沦陷了,竟然他们先动手,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,冯臣你带领一万兵马立刻回援太原,忻州的王新兵马若是南下,你就给我挡住他们,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鹿泉,迫使他们向冀州回援。”

   “是!”

   两日后,冯臣带领一万兵马抵达太原,刚入城后,他便得到了一个消息,顿时整个人就兴奋,他万万没想到,忻州的王新军队竟然只有三千余人而已。

   原本还担心出兵鹿泉后,忻州的王新军队会趁机南下太原,这别说南下了,怕是守住忻州都难。

   在太原休整一日,冯臣就带兵直接杀向了忻州,在集结了太原的防御军队后,他率领的兵力直接达到了一万六千人,若再加上一些辅兵,人数直接超过两万五。

   来回通报与调动兵力,忻州沦陷六天后,冯臣才带领郑国军队姗姗到来。

   看着城外驻扎的郑军,防守忻州的朱果子见状,脸上终于露出了开怀的笑容,他喃喃自语道,“这行军怎么跟蚂蚁爬似的?搞这么久才过来,我都等候多时了。”

   安营扎寨,又休整一日后,冯臣才下令对忻州展开雷霆攻势,从城头看下去,那黑压压的人马,直接铺满了忻州城门前的大地。

   看到郑军终于发动进攻,朱果子激动得都要哭了,他本以为冯臣昨夜到来就会发动进攻,谁想到那家伙还要休息一日,这样磨磨唧唧的来回一弄,忻州都沦陷七天了。

   好在攻城郑军不含糊,扛着云梯、盾牌,就朝着忻州城一路猛冲而来,看那凶猛的阵势,应该是想一日便拿下忻州。

   见郑军冲进炮火范围,朱果子大手一挥下令道,“兄弟们,开炮给我狠狠的打,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炮火盛宴?什么叫不破之城?”

 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 城上城下,硝烟弥漫,炮火飞扬,巨大的响动中,有城下的弓箭射来,也有城上的火炮飞扬而去。

   看着郑军中炸开的火团,在后方督战的冯臣,嘴巴直接张成了O型,好似能塞下一个鸡蛋,王新军队铳炮犀利他是知道的,但眼前这又是怎么回事?

   郑军中也有火炮,所以冯臣并非对火炮一无所知,他不明白那些大铁球,怎么会发生爆炸?

   在开花弹的炮击下,忻州城下冲锋的军队直接闪乱了,到处都是死伤的郑军士卒。

   …………

   各地边境打得热火连天,但进入十一月的半岛却是另外一番不同模样,虽然天气寒冷,天上不时的会飘下一阵雪花,但新城青岛的气氛却是非常的火热。

   不为别的,就因为这段时间是政务院招募吏员开考的时间,无论是本地的士伸,还是前梁的童生秀才与官府人员都是踊跃报名。

   随着齐鲁日报与其他地方报纸的大规模宣传,很多人都知晓了这件事情,这次慕名而来的人可真的是五湖四海,他们有人来自台湾的移民者,也有来自金州卫的,山东境内的则更多。

   这年头谋一个饭碗不容易,谋一个官府的大饭碗,则就更加难得了,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,官本位的思想,在所有百姓的心里头,还是非常的根深蒂固。

   在以前的大梁吏员名声可能不好听,毕竟就算混一辈子,混到了令吏,也还是不入流,在正统的举人,进士面前,那是足足矮了一大截,备受他们的白眼。

   但是现在政务院,情况与众不同了,因为这边是以吏入官,便是这边部长级的高官,对外宣称还是吏员,即便是传说中的振华学堂毕业生,一样是从吏员做起,这下子大家伙就心理平衡了。

   还有一点不同的是,在现在的其他诸家,吏员做到令吏后,基本上就没有在升迁的机会,然放在政务院的体制下却不同,有很多专门研究过,他们惊喜的发现,这里的吏员升迁是没有顶点的,只要你有能力,青云直上不是问题。

   而且政务院的升迁路线非常明确,这让不少人心神激荡,他们都认为这是自己难得的机遇,“吾辈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化作龙”,这是不少前来赶考人的心理遐想。

   从他们的目光散而出,他们看到的都是自己周朝的人,却看不到自己,也因此造成了一种幻想,那就是自己才是中心,自己才是那个天命之子,拥有大气运者。

   如今的大梁已经灭亡,以往的科举制度也不再举行,现在的政务院吏员考试,就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唯一选择,所以前来赶考的人数可想而知,真的是数不胜数。

   越深入了解,那些前来赶考的人就越激动,在这里考试不讲学历与资历,谁有能力谁就上,这让那些以往没有背景的人,与不得志的人,夜晚睡觉都乐出了声。

   随着消息的越传越开,越多的人赶来赶考,已经足足有数千各地士子汇集新城青岛。

   对前来赶考的士子,政务院上下都非常重视,严浩、温录为等人还专门拔款,包下了不少新开的客栈,与安排很多酒楼饭馆。

   为赶考士子们提供免费吃住,每日三餐一荤两素,重点是还会发给路费,这让不少人激动万分。

   也正因这份重视,很多人开始虚心去看待这个新政权,看着新城青岛华丽的建筑,不少人都对此地深深的迷恋,有人心里想着,哪怕是落榜了也不离开,在这里找份活计,安安心心的过一生就行。

   住得好吃得好,让许多考生心头暖烘烘的,对王新的爱戴,也在潜移默化的增加之中。

   新一天的齐鲁日报发售,不少考生才知道这次政务院,第一批招募吏员为六百名,听到这数字时很多人惊住了,历朝录取进士,一次不过二、三百,还分为三甲,虽然录取吏员不能与进士相比,但这规模确实很惊人。

   虽然录取名额多,但竟争也非常激烈,三四千考生去抢几百个名额,落榜几率还是很大的,就在这样的患得患失中,不少考生连夜看书,以至于双眼通红害人,眸中全是血丝。

  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,很多人的内心也是越来越焦虑,因为到现在为止,他们都不知道此次政务院的吏员考试内容是什么?

   随着时间邻近,可以考的气氛也是越加火热,很多人千里迢迢在这最后关头赶到了新城青岛。

   天公作美,就在吏员开考的前三天,天气忽转和暖,不过昨日的残雪还是冻成坚冰,秦家最大的酒楼,迎福酒楼门前,进来了两个狼狈的人,两个男子约都在三十多岁左右,且身材都非常干瘦,颧骨高高突起,面颊深深低陷,一看就是营养不良,一路应该没少受罪,他们背着破旧的包袱。

   他如很多人一般目光总是直愣愣的,因为连日夜的赶路,脸上写满了憔悴,其中一人口中只是喃喃道,“额要当官,额要一定要当官,额要一定要当官。”

   店门口早有伙计等待,看到两人到来,立时一个伙计笑着迎了上来,对两个中年男子说道,“两位士子是前来考试的吧?苦是请将您们的住宿号牌给我看看。”

   店伙计非常客气,他可是交州土生土长的人,他知道眼前这些人是来干嘛的,别看现在这些人落寞,说不定日后就飞黄腾达,所以他们才小心照看着。

   两个中年男子连忙从袖中取出号牌,递给了那个伙计,两人言语间也是非常的客气,再进入新城青岛后,他们就被这里给折服了。

   在青岛的各个路口,都有专门迎接士子的人员,像这两个中年男子一脸憔悴的人也并不少见,多半都是因连夜赶路造成的。

最新入库
为您推荐

@奇奇小说 . http://www.zgczfm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奇奇小说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